1)第3078章 根_诡三国
字体:      护眼 关灯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第3079章根

  一些人能够体察到了时代的风潮呼啸而来,扇到了头上脸上不仅是冰寒,而且是生疼,但是依旧有一些人还活在大汉的旧时光里面,觉得一地鸡毛相互推诿,不死不活的模式可以持续万万年。

  立场在很多时候决定了一个人的做事情的方式。

  站在两个不同的立场上,对同一个人做的同一件事,得出的结论可能是完全不同。

  在以前,司马懿只是在平阳学宫之中读书的时候,他不喜欢参加什么文会,因为他不喜欢相互吹捧的氛围,更不喜欢违背自身的意愿去违心的称赞一些不认识且不怎么样的人,或是文章。

  而且司马懿当时还是学宫之中的首席,经常在大比当中位居首位的人,头顶上有这样一个名头,在学宫里面大多数时候都是招来厌恶、嫉妒以及诽谤。

  说司马懿作弊的,都是属于最温柔的一种了……

  司马懿不是很在乎这些传言。

  因为他觉得这只是无能的癞皮狗,只能躲在阴暗的角落里面的吠叫。

  而且他还有一大堆的书籍要看,要背,要理解,哪里有空去管这些风言风语?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生存方式,每个人对于天下的理解都不一样,这就造成了有很多事情人和人之间无法相商,也无法妥协,因为妥协的一方就等同于是要否定自己的人生观和价值观,这对于一部分的人来说,还不如杀了他。

  司马懿对于斐潜在河东屯田的理解,是比较深刻的。

  当年流亡到了河东的民众,是很复杂的,各个郡县的都有,河洛和长安的占了大部分,同时这些流亡而来的民众又会自然而然的和当地的民众有冲突。这种冲突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但是处理不好就会演化成为灾难。

  斐潜的处理方式,司马懿至今还是觉得绝妙无比。

  斐潜并没有喊口号,也没有说悬挂什么标语,因为这些民众大多数都不懂文字,是地道的文盲,写的标语喊的口号,他们根本听不懂。

  斐潜直接丈量了土地,然后一块块的分出去。屯田满一定年限的,就可以获得土地。

  分的过程当中,虽然说也免不了有纠纷,但是争执已经被引导得从不同的郡县,从你是这里人我是那里人,变成了相同的土地问题上面,变成了我是这一块地你是那一块地。

  不同的语音,风俗和习惯,被淡化了,议论的主题成为了土地。

  司马懿觉得,这就很有意思。是告诉那些百姓,喊一些亲如一家,和睦共处的口号有效用,还是让这些百姓自己因为需要耕作自动结合在一起,忘却了是来自于各地郡县的不同地方的人呢?

  而且那些对于自己分的土地有不满者,可以缴纳一定的钱财之后重新在所有空余的土地份额当中置换抽取一份,盲抽,只有一次

  请收藏:https://m.bqgei.cc

(温馨提示:请关闭畅读或阅读模式,否则内容无法正常显示)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